美国行,尼亚加拉古堡

来源:极限网 发布时间:2017-10-10 作者:千年的墨家

我们参观了一个典型的18世纪的古代军事要塞,看了火枪射击,上了一堂古代战争课。

从尼亚加拉瀑布大瀑布出发,沿着一条深凹的U字形峡谷中的尼亚加拉河,顺流而下,就直达安大略湖。

河水激流澎湃,在这里急速地90°扭弯,形成了著名的大漩涡景观。

在安大略湖的河口处,就是这座有名的尼亚加拉古堡,殖民时代的一座非常重要的军事要塞。

路边摆着一个印第安人独木舟。1726年,法国为了与英国争夺殖民地控制权,修建了这座城堡,用它紧紧扼住了尼亚加拉河的咽喉。那时,如果通过这里,沿尼亚加拉河逆流而上,就可以进入伊利湖,直达整个五大湖区。所以,这个堡垒非常重要。

不同颜色的国旗,显示着这座古堡几易其主。法国建设了城堡,在英国和法国的七年战争中法国失败,将这座城堡和北美控制权交给了英国。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英美签订巴黎协议,新生的美国成为城堡的主人。

我们通过一道壕沟,穿过两道碉门,碉门楼内有吊桥装置。两道碉楼的意义在于,攻破第一道门的敌人,会处于两道碉楼上的交叉火力攻击,这好似瓮中捉鳖。

沧桑沉重的城堡门

碉楼上的法国徽标

碉楼里放着许多大炮。当年在鸦片战争中,所谓洋鬼子的船坚炮强,其实也不过简陋的铸铁筒子而已,中国并没有落后多久。但为什么我天朝就输给了远方而来的英吉利蛮夷呢?其实,训练和战术,是更重要的因素。

火药桶和炮弹。那时的炮弹,分为实心弹、霰弹、开花弹。铸铁的实心弹的射程远,冲击力非常大,可以将对方的船只一击致碎。霰弹的射程近,但一旦打出去,可以有效杀伤排队冲击的敌人队列。开花弹,与现在的炮弹就很类似了,爆炸中分散的碎片,具有很强面炸伤力。

看到这个炮架,我才明白古人是如何操纵巧妙的看似笨拙的炮筒,灵巧地控制射击的上下角度和左右方向。

推动前进的野战炮车,相当于现在的自行火炮。在拿破仑时代,欧洲各国就是使用这种大炮进行大规模的野战,这是制胜的利器。

黑漆漆的炮口,依然威严

当年,法国人的第一支部队奉命坚守这里,经过一个冬天,一半人冻死,一半人重病,但得到的命令是不得撤退,修建一座可以永远坚守的城堡。

城堡建设起来了,它如此坚固,乃至建成起,就从没有被敌人攻破过

我们陪爸爸走进这座古堡,仿佛走进了18世纪。

我们穿梭在城堡内的各个房间内,卧室,会议室,教堂,食堂.....。冰冷的凸凹不平的石头墙面,粗糙原木制作的窗户,昏暗的光线,曲折的楼梯,很难相像当年那些没有智能手机的士兵们是如何打发寒冷冬夜。

古堡内的水井

法国路易国王,这位国王喜欢跳芭蕾舞,画像中所以故意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当他在跳宫廷舞蹈时,他的士兵在远方的殖民地中挨冻死去。

军官的餐厅

士兵的大通铺

当年城堡也是一个法国殖民者与印第安人的皮毛交易中心。

印第安人用珍贵的皮毛,换取法国人的玻璃装饰品,棉布和针线等。

在城堡前的草地上,一个小伙子穿着当年英国士兵服装,表演火枪射击。

用通条填装火药,再装上弹丸

扣动扳机,一声巨响,硝烟弥漫

这种火枪的操作相当复杂,一个士兵往往2分钟都打不了一枪,而且精度低,射程不到100米。为了保证一次射击的足够火力,必须有足够士兵齐射,这种武器衍生出来我们现在看起来非常奇怪的作战方式:敌我双方,以密集队列对向而行,在鼓乐声中,相互枪毙,绝不躲闪。

那个时代士兵的军服颜色也非常鲜艳夸张,完全不像是现在强调隐形的迷彩服。因为那时,战斗不是现在的远距离射杀,而是近距离的枪战和肉搏战,所以军队强调的是用各种方法去用强大气势压倒对方,包括整齐鲜艳的军服和旗帜。

大家与这位英俊的小伙子合影

如今,尼亚加拉河对面就是加拿大。战争早已过去,美国和加拿大之间,如今是一片和平的水面。加拿大,在美国面前,实在弱小不堪。不知我们的各路评论家,如何解释美帝为什么不去侵略近在眼前的资源丰富和人口稀少的加拿大,而要万里迢迢去侵略伊拉克和阿富汗。(图文:千年的墨家)

电脑版